肆生有命

进入我的虚拟世界,就别想走了,在我的游戏里,你已经被盯得死死的了

信白,相遇篇

韩信视角(遇白)
        王者峡谷近日实在是无聊,否则自己是不会闲着没事在匹配晃的。这么想着,轻车熟路的去了对面蓝爸爸所在区,却看见一白袍之人正一剑一剑看着蓝爸爸。
        啊是李白啊,自他改过后还没看到过他呢……不,一开始就没关注过他吧。看着蓝爸爸的血只剩一丝,开了技能瞬间过去抢到了就跑路,看着那人怔怔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微扬,还挺可爱的。
        收回前言,当自己残血浪着准备刷几个野回血时,总有一道身影窜出来,一个青莲剑歌自己就命丧黄泉了,这李白,还挺记仇?
        从泉水出来,想到这忽然没来由的笑了,算算世界对方蓝爸爸也刷了,过去一看,李白果然在那里,扯出一抹笑,开着技能过去就将人压在地上,凑到人耳边缓缓开口:“剑仙大人可真厉害啊…各种方面…”

  (emm我又在干什么emmm或许过几天李白视角会出)

[数学和我]甜蜜(并不→_→)的日常

  “这题是C。”
  “我觉得是B,为什么是C啊。”
  “笨蛋,才教过你,单项式乘多项式自己翻书看公式。”
  “QAQ,哦……”
  装出泪汪汪的样子揉了揉被签字笔敲了的脑袋,看着书的视线渐渐飘向了身边这个人,依旧是一副冷漠帅气的脸……他叫数学,没错是我的七下数学书………再过半学期就八上了…他是怎么拟人化的我也不知道,但是他……一出现在我面前,第一句话就是……“你的数学差的可以,赶紧给我背公式做练习再看书。”一脸冷漠的样子说出一堆数字字母和公式,此刻我正被逼着写着练习。
  “干什么呢,又发呆,练习写完了么。”
  又是一签字笔敲下来,我眨巴眨巴眼睛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抓起习题本:“QAQ这题不会。”
  “笨…行了我教你,如果再不会,我就要采取非常手段了。”
  “非…非常手段?马萨卡是地狱式训练?”
  “下次考不好就是地狱式训练,看题。”
   “哦…QAQ。”


  没错很短小→_→咳将就着看吧

其实是一个扩列

等级及其低的华山,来扩个一起玩游戏的
悄咪咪的问句有没有武当,重点强调,我们华山不会还钱的,有本事你把我们华山扛回去
小姐姐们来一起当好闺蜜呀
其实这个华山略微高冷(?),偶尔,可能你会看见精分现场(?)
ID生白方肆
身处天净沙的笑醉春风
于是扩列的,看我真诚的眼神

(鬼使白黑)想做恋人不想做弟弟

那么前面是cp后面是标题,可能短小,注意OOC,车…你们想看了我开心了就发文开。(~ ̄△ ̄)~

  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鬼使黑再一次对鬼使白说出了这句话。鬼使白今天已经是不知多少次听到了这句话了,他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工作。
  “鬼使黑,你知道的,我对你没多大印象。”鬼使白再一次用平淡的毫无起伏的语调回答着鬼使黑,他不知道鬼使黑为什么在这件事上会有这么大的毅力。
  “我是你哥哥啊。”鬼使黑有一瞬的失望,果然鬼使白还是不记得他啊,不过他立刻又振作了起来,没关系,记忆是可以唤醒的。
  “…我是真没印象,你有时间问我这个不如去帮帮判官的忙。”鬼使白不想再跟鬼使黑将这种毫无意义的话进行下去了,他可没鬼使黑那么多闲工夫。
  “没关系,反正你只要记住我是你哥哥就好。”鬼使黑笑着拍了拍鬼使白的肩,鬼使白无奈的放下毛笔,纸上的字已经被毛笔过重的力道糊掉了,鬼使白起身,看着鬼使黑:“你要是真那么闲,陪黑白童子打几下去。”
  “你又赶我走。”鬼使黑叹了口气,抬头可怜兮兮(?)的看着鬼使白:“弟弟呀我陪着你不好么?”
  “我不认。”鬼使白说完,鬼使黑就愣了,不认?不认什么?鬼使黑看了看鬼使白,开口说道:“不认…什么?”
  鬼使白将鬼使黑按在了椅子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俯身在他耳边说:“我不认你是我哥哥。”是的,你不是我哥哥,你是我的……
  鬼使黑像是被雷劈了一样,心里顿时泛上一股难受的感觉,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一个字没蹦出来。
  鬼使白看见鬼使黑眼眶红了一圈,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摇了摇头,这货又理解错了?无奈之下,鬼使白只好揉了揉鬼使黑的头发:“因为,我喜欢你。”
  喜…鬼使黑猛地抬头,正对上了鬼使白的眼睛:“那…那就是我还是你哥哥喽?”
  为什么关注点会在这里?
  鬼使白眼角抽了抽,顿时脸黑了一半:“是啊,我亲爱的哥哥,那么接受弟弟的爱吧。”近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,鬼使白再次俯下身去。
  鬼使黑刚想说话,下一秒就被鬼使白以吻堵住了话语,鬼使黑惊讶的瞪大双眼,手伸过去想将鬼使白推开,双手却被鬼使白按在了扶手上。不好,喘不过气了。鬼使黑轻轻摇了摇头躲避着,等鬼使白离开他的唇时开始大口喘着气,鬼使白却又咬上了鬼使黑的喉结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欲知后来发生了什么,想看的告诉我,我就去开车,准备好学生票老人票,要没人想看就这样吧挺好= ̄ω ̄=